[古城说往]细说应城之"城"

08-17 09:18   www.yingchengnet.com  

李怡南


  西河(即县河、大富水),源出随州大洪山,曲折东南,流贯县境而南下。省港(即短港水系,亦作沈港),源于京山,逶迤南来,会入西河。在这两水环绕交汇的平原上,500多年以前,建成了一座广740丈、袤450丈的城池,这便是明代应城县治所在地--应城城关。县城位于整个县域中央,地处平原,北依古城台,东、南、西三面环水,是应城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


置城为守


  "应城"之名的来历,其中一说是:应城北负京山,南临竟沔,左达黄鄂,右挹荆潜,为安荆二府咽喉,郧襄东道门户,地处要冲,应置城为守。从地理形势来看,县城选址于东西两江(汉江、长江)水路和南北陆路(古川汉驿道)的交叉要冲之地。江汉地区的历次战争,其斗争的焦点,始终集中在荆州和江夏两地,因此,应城"旧志"多次警告邑人:"应城一县为安陆、荆州二府暨京山、竟陵、潜江等县咽喉,倘有疏虞,不独身膏原野,无益于国,即邻近州县势俱倾覆矣。"据《李志》记载:"重峦叠嶂拥乎京山以北,广堑巨浸环乎汉川以南。"清程大中《郧国考》亦说:"蒲骚与云杜接壤,土地平旷,可以囤积,故郧人军此。"这些古籍资料突出表述了应城城址处于战略要害的地位,确应于此地"置城守"了。这一个"守"字,兼担两个重任:"御洪"和"御兵"。事实上,应城之"城"自筑竣之日至建国前夕,其五百年的历史,便是一部"御洪"、"御兵"的历史。
  自南朝·宋孝武帝孝建元年(454年)置县至明宪宗成化年间一千余年的时间里,应城县治并无城池。明o成化六年(1470年),知县汪清调集民工,挖壕筑垣,历时一年竣工。城垣北依古城台,背靠大富水,城垣基脚宽丈余,内外护城河深一丈,周长5里有余。城设6门为守,按"仁"、"义"、"礼"、"智"儒家古训取名。东门曰:"怀仁";西门曰:"辅义";南门曰:"立礼";南左为"小南门";北门曰:"秉智";北右为"小北门"。

  明正德五年(1510年)夏,六月大水,知县王亨聚民拓垣,城垣东扩28丈,南延3丈,北扩45丈;因城西滨河,故而内缩50丈。整个城垣周长有1,290丈。
  明嘉靖十三年(1534年),知县李调元改题六门名,东门曰:"宾阳";西门曰:"毓英";南门曰:"来薰";南左曰:"文明";北门曰:"拱极";北右曰:"通津"。 "宾阳"即承阳之意;"毓英"即产生精英之意;"来薰"即南之和风;"拱极"即朝北斗、面京天子之意;"通津"即城外为县河。二十一年(1542年),知县卢湘始以砖、石砌建宾阳门并建城门楼;后由府知事王相最后落成。东城门楼是应城古城垣首先耸起的第一城楼。三十六年(1557年),知县吴哲不用公款银两,向民众募捐修城,并改土垣城为砖、石城墙。当时民众云集,各标旗帜,自备工具,一个月竣工。城墙周长计871丈,高2 丈,宽3丈有余;雉堞1,748个(即城上矮墙,或曰女儿墙)。六门俱建城楼,同时,更改六门门额,东曰:"嘉会";西曰:"崇兴";北曰:"望京";小北门曰:"临武";南曰:"平政";小南门仍为"文明"。新城竣工,举行了隆重的庆典活动,两院(都察院和翰林院)派出使者,通报表彰捐款有功人员50余人。
  明万历七年(1579年),知县李学诗增砌砖城5丈。九年(1581年)邑绅筹资,又增筑5丈。
  明崇祯九年(1636年),张献忠从河南率农民起义军进入湖北,知县张绍登修固城墙,疏通护城河;本县绅士徐晤可又增修西门城楼。十二月初六,张献忠进入县境,初七围城,初十拔城,杀张绍登、徐晤可。十年(1637年)5月,本县游击(军职)冯再荣奉命修城楼、城堞。十一年(1638年),知县李同春修葺被毁的城墙和官舍。
  清康熙八年(1669年),知县樊司铎捐资修葺六城门楼及城墙。《樊志》:"司铎捐修六门城楼,焕然一新,小南门乃巽方文明之所,旧无城楼,新建文昌阁,高于文峰。"
  清·道光八年(1828年),山洪暴涨,西北城垣为河水所吞,坍塌数十丈。九年(1829年),知县黄颖劝捐修葺,次年又倒塌。十一年(1831年)辛卯大水,十二年(1832年),知县涂崧劝捐赈饥,并以工代赈修葺城墙;次年(1833年)又塌崩。十四年(1834年)知县丁周劝捐修复,并修建河边石驳岩10余丈,二十九年(1849年)己酉夏,四、五月淫雨大水,堤防尽溢,水上漂民茅舍达两个多月。三十年(1850年)6月,大北门城墙塌30余丈,六城楼多倾倒,知县鲍光霱倡捐改挖大北门外河道,并离城数丈筑堤长30多丈,修葺石驳岩,重建各城楼,其中大南门城楼因经费不足而未建。并更改六城门额名,东曰:"宾阳";西曰:"顺义";南曰:"迎薰";东南曰:"齐巽";北曰:"拱辰";西北曰:"保和"。这是城门第四次更名。
  清同治六年(1867年)春,前任知县沈兆元为抵御太平天国和捻军进攻重新修葺城墙,率团练乡民守御,又以护城河淤塞为名,派县有名望绅士督工疏浚河道,引水通流。城东地势低,城墙年久剥落,这一年秋天,新任应城知县方垣会同沈兆元劝县内绅士捐修40丈,加高城墙一倍,又劝另一部分绅士捐修西北城墙30丈。八年(1869年)大水,东门城墙倒塌6丈,知县唐基甲集捐修葺,复筑城墙880丈计4里9分;除大南门倒塌尚未修复外,其余都有城楼;当时,有雉堞1,053个。这是明、清最后的一次修葺。
  "置城"、"守城"何堪重负。据史料记载:清o康熙四年(1665年),有知县高勃祥请德安营参将,拨武弁1员,兵40,轮流在城防守。乾隆十六年(1751年),移原防随州之德安营水陆外委把总专驻应城,防守城池,并协同左哨把总管办安陆、应城二县用事,于每月带兵与汉川营分防汉川县汛,与安陆营分防京山县汛,其水陆防汛9所,合前防守城池兵丁44名。同治六年(1867年)添设长江水师,抽调各营兵丁,存防守及塘汛兵38名,每年春秋二季,轮流回营操演,每五年督府还巡阅一次。清代驻防兼"守城"、"防汛"两重任务。


  古城格局


  应城的县城为明代所建,是利用旧土垣城结合地形来规划的。因城西濒临县河,明、清时城池逐渐向东南扩移,街道也有所变化。从清代城图来看,整个规划仍以对称、整齐为基本原则,虽是一个不大的县城,其布局特点仍严格按封建王城制度--"左祖右社,面朝后市"的格局来规划和建设。
  城内有街道8条,城外有街道2条;城内以十字街(现解放街与西大街交汇处)为中心,十字街的东、西、南、北分别为东街(现西大街东段,解放街与古城大道之间)、西街(现西大街西段,解放街与蒲阳大道之间)、南街(现解放街南段,西大街与蒲阳大道之间)、北街(现解放街中段,西大街与大智路之间);另有小北街(现小北街,包括现西街菜场和实验幼儿园门前一段)、新集街(现书院街东段,解放街与小北街之间)和马坊街(现振兴街中段)。城内街道多呈南北走向或东西走向,房屋为砖木结构平房,也有两层的楼房。县城以北街--南街为中轴线。城内主街为条石路面,下砌有排水沟。北街有的临街屋檐很深,伸向街心,檐下有木廊、栏杆和木窗,可沿廊、凭栏和临窗观看街景,炎夏或雨雪天,街上行人多在檐下行走,可避风雨和酷暑。应城历来有"金西街、银北街"的俗语,是因清末以来西街居住的多为膏盐洞商,这里钱财多,庙殿多,牌坊多;到了民国时期,膏盐产量增加,贸易扩大,这里更呈现出一片繁荣的景象。城内主要街道与小巷相连,使古城显得别致、清静。城外的两条街道是北门外正街(解放街中北段,大智路与铁路立交桥之间)和草街(解放街北段,铁路立交桥以北)。
  整座城共六座城门,东门,即宾阳门,为东街出口(现应城会堂东侧);西门,即顺义门,为西街出口(现西大街与蒲阳大道交汇处以东);南门,即迎薰门,为南街出口(现解放街与蒲阳大道交汇处偏北);小南门,即齐巽门,也称东南门,在东门与南门之间(现城南街与蒲阳大道交汇处以北);北门,即拱辰门,为北街出口(现解放街与大智路交汇处附近);小北门,即保和门,也称西北门,为小北街出口(现小北街与工农路交汇处一带)。东门、小南门的城楼是叫花子的栖身地,乞丐们在上面居住、做饭。西门城楼为吕仙楼,塑有吕洞宾神像,这里香火盛旺,每有祭祀,如七月半设斋"超度"、除夕祭祖、出天方;或有办祭事、求神、问吉都去烧香求仙,香火称首。北门城楼也供有神像位,也有香火之事,次于西城楼。西门城楼和北门城楼有"晨钟暮鼓",原本是为寺庙庵堂例行诵经念佛报时的,兼有警世作用。城楼上的钟声和鼓声整个城内都能听见,久之,成了学童每天早上上学和晚上睡觉的信号,老人对学童们说:"敲钟了,该起床了!""打烧香鼓了,该睡觉了!"
  城内庙宇很多,各街都有庙宇,城门楼也设有寺庙,如西门城楼上设有吕祖庙,南门城楼上有刘猛将军庙(楼圮后迁神主于城西关帝庙)。城内多处分设有祠堂、书院、牌坊、庵堂等,小北门内建有百子庵。城周围也建有寺庙,著名的寿宁禅寺就在小南门外。城内设有"城隍坛",城外四方设有四坛:东有"先农坛",西有"社稷坛",南有"风雷山川坛",北有"历坛",
  县署坐落于古城中央稍东,主控北街--南街这一中轴线,面对南门。县署虽小,但也是按周代王城制度--"三朝五门"布置起来的,以"三朝五门"的蓝本,整个县署布置严整有序:分别有"三堂"即中堂、直堂、后堂;"二厅"即东花厅、西花厅;"二门"即头门、仪门。
  护城河分内护城河和外护城河。城内三大堰通联内护城河,分两路排泄,一路自东向西排入外护城河,一路自北向东排入外护城河。城内排水沟均与内堰相通。城内护城河和塘堰有排渍、防火、居民生活用水等功能。外护城河环绕城墙,有涵洞与城内护城河相通,并有排水道通往县河,起防洪和御兵的作用。外护城河与城门楼有石桥通连(并非旧小说所谓吊桥),有东门桥、西门桥、南门桥、小南门桥、小北门桥。小北门桥即利市桥,又名会仙桥,《李志》记载:"有仙人履迹尚存,向坏。同治六年,蔡凤鸣、曾清秀、徐大才等募修。"民国时期护城河完整,基本保持清末以来的形态,并利用内护城河和塘堰发挥一定的经济效益。如西大堰、马口堰、公园花苑大堰、南门堰塘都种有莲藕、菱角、鸡头苞,同时养鱼,护城河和塘堰对城区环境起到了美化作用。
  城东的笔架山、城东北和城东的内护城河互相交错,形成优美的风景点,民国19年(1930年),在城东门内由邑中名士、洞商、富户募捐,集资银元10,000元,动工兴建"蒲阳花苑"(即现时的人民公园)。1931年,"花苑"建成,总面积约220多亩,整个花苑因地制宜,根据地形、地貌特点设计,布局得体,独具风格。民国时期的"蒲阳花苑",成为城内一大人文景观。
  整座城的排水出口设在小北门。小北门滨临西河,历来洪水首当其冲,筑城以后,这里曾多次倒圮,多次缩退和加固,清代还改河道一次,两次加砌石驳。每有洪水先堵小北门,每有渍水就从小北门排泄,这里是整个城关排水系统之一大枢纽。城内居民多饮用河水,从小北门出城,拾级而下去河码头担水。


  古城鏖战


  应城置县之前就有战争,如《左传》所记"郧楚蒲骚之役";到南朝宋o孝武帝孝建元年(454年)置应城县,其时尚无城墙,土垒泥筑以垣代"城",也进行了"拔城"和"守城"的战争。明o成化六年始筑"城"以后,"克城""守城"战争更加频繁,古城遭兵燹,屡修屡毁。
  从明"城"筑城伊始(1470年)至太平天国革命爆发(1850年)之间的380年,古城历五次大的克城战争:
  崇祯九年(1636年)十二月,张献忠攻克县城;崇祯十五年(1642年)十二月,李自成遣将克县城;顺治二年(1645年)三月,清将阿济格克应城,四月,清军占领应城;康熙二十七年(1688年)五月,武昌裁兵之变,首领夏逢龙六月初九率部攻克县城;嘉庆二年(1797年),白莲教攻城未克,县城昼闭三日。
  道光三十年(1850年),太平天国起义后,太平军及捻军在应城的县城攻坚战,是清末农民战争史上浓抹重彩的一笔。太平天国起义军曾五次攻克应城;捻军曾一次攻克应城,三次攻而未克。当时的战争颇为惨烈。咸丰四年(1854年)三月十三日,太平军英王陈玉成至城北烧香台,旋即攻克县城,是为一克;咸丰五年(1855年)二月十五日,太平军至长江埠,十六日巳亥,攻克县城,是为二克;咸丰十一年(1861年)二月二十六日,太平军攻克县城,是为三克;同治元年(1862年)闰八月十八,太平军攻下县城,是为四克;同治三年(1864年)九月初二,太平军攻下县城,是为五克;咸丰五年(1855年)冬月二十三日,捻军攻克县城,是为捻军一克成功;同治二年(1863年)九月初五,捻军攻县城不下,一克不果;同治三年(1864年)九月初三,捻军数万之众,由安陆县巡站、京山县宋河两路合攻至县城城下,清军迎战获胜,是为二克未果;同治六年(1867年)三月初十,捻军由长江埠直逼县城,攻城不下,是为三克未果。
  上个世纪前半叶,是一个风云变幻的时代,城池纵然固若金汤,可"城"头常变"大王旗"。从1911年辛亥革命至1949年3月应城解放,先后驻防县城的有:直系军阀吴佩孚一部;北伐革命军一部;国民党军抗日战争前后有十一任驻防部队;抗日战争时期有日伪驻军;解放战争时期(应城解放前夕),白崇禧部驻防应城。
  民国20年(1931年)蒋作均任县长时,以防红军为名,修理小北门和东门两段。在老城墙上增加四处碉堡,还在外城墙加筑四个外堡。民国21年(1932年)元月,贺龙领导的红三军第九师在师长段德昌的率领下,从襄河以南趋向应城,在成功取得了龙王集战斗的胜利之后,3月下旬,兵临城下,多次攻城不下,蒋作均命令守城的国民党第四十八师特务团将救火的水龙头也拿上了城墙使用。
  民国二十七年(1938年)10月22日,日寇第十师团冈田支队,沿平靖关自应山公路以西地区向应城进犯;27日,敌机轰炸应城,县城东、南、西三条街成为废墟;31日,应城沦陷。日寇占领应城后,将整个县城的文物古迹、房屋、店铺摧毁三分之二,还撤掉了城堞,将其砖推下城外修筑汽车路,沿城墙外围汽车可以绕城转。日军将全城五门封闭,仅留北门一门通行,在北门和三眼井处设岗卡,行人出进要盘查,看"良民证",还要向其鞠躬,且于每晚10时关闭,次晨6时开门。
  民国三十四年(1945年)8月,日寇投降后,国民党应城县长罗唯建一方面修缮北门城楼,并题名为"光复门";另一方面,他们沿城墙加修炮楼、碉堡、望哨楼,加紧修筑城防工事。古城墙不同程度地受到破坏。
  国民党常把城门口作为刑场,不少革命烈士被枪杀在城门口以及附近的地方。据资料统计,大革命时期、抗日战争时期和解放战争时期,仅在南门口、西门口、东门口、古城台被杀害的革命烈士就有彭铁、王尔弗、陈梧轩、李致远、鲁国超等26名,还有不知名的和外地的革命烈士不计其数。国民党杀了人后,还要把人头挂在城门楼上示众,城门楼城墙经常被用来张贴通缉令和布告。民国二十八年(1939年),日寇在北门城楼洞贴出了悬赏捉拿李先念的布告:"凡捉得李先念悬赏一万日元"(当时相当于10000美元)。
  民国37 年(1948年)10月,中国人民解放军江汉独立旅3个团,在司令员张才千的指挥下,从京山出发,分兵包围应城,开始了应城县城的攻坚战役。24日,始攻古城台和寿宁寺未克,伤亡甚重;25日,以大南门为突破口,集中炮火猛攻,并炸开城门,后又投入6个营的兵力攻入县城巷战;26日拂晓前捣毁敌军部,经过三天激战,攻克县城。下午,人民解放军主动撤离城区。
  同年11月3日下午,京应县矿区副区长史涤非带领地方武装再次占领县城。并将县政府三堂和围屋以及田粮清册等档案付之一炬。
  民国38年(1949年)3月14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江汉独立旅在龙王集集结,尔后兵临应城县城城下。23日下午4时,我人民解放军未费一枪一弹即解放县城。同日,中共京应县委、京应县爱国民主政府进驻城内。


  洪水围城


  从明城垣修筑后至清近400年中,古城经历了有较大毁坏性洪水达20余次。近100年来,古城更是命运多舛,一部应城古城的近代史,除了兵火鏖战以外,就是与洪水的斗争了。
  民国16年(1927年)7月6日,山洪暴发,县河水势汹涌,小北门城楼被冲塌,城内水涨4至8尺,北门外淹死百余人,乡间人畜溺死无数。多少年来,一提起涨水,妇孺皆知有个丁卯年,"城内划船"、"城上摆脚"。
  民国20年(1931年)7月12日,暴雨如注,江河横流,县河水位高出堤面2尺余,洪水围城。县城四周均遭水淹,河埠商船沿城舣聚,小北门城门及附近一段城墙被大水冲毁,全县淹死530人,冲倒房屋、淹毙牲畜不计其数。
  1952年5月17日,山洪暴发,县河、府河、漳河河水猛涨,洪水围城。
  1954年7月,山洪暴发,水势上涨,洪水围城。
  1969年7月上旬至中旬,连续降雨16天,城关水位32.96米,城北堤溃,洪水围城;13日,北门东侧城墙倒塌,洪水入城,城内水深达1.5米左右。
  1970年5月27日和6月5日,两次特大暴雨,城北河堤溃口,洪水围城。


  古城变迁


  民国时期,古城基本完好,除小北门城楼为大水冲毁,大南门城楼清代未修建外,其它城门楼和城墙都很完整。这时的城门楼仍然是飞檐斗拱,城楼的漆木、雕梁、画檐虽然褪色、斑驳,城墙风化,弹痕累累,但远远望去尚不失其雄威,无论是"洪水围城",还是"兵临城下",古"城"依然挺拔,巍然屹立。
  应城解放后,古城墙主墙体基本完整,全城城楼仅存北门城楼。1954年,县政府对其进行了整修,飞檐斗拱重新修缮,楼柱加漆,画檐添彩,城楼东西两侧修有上下台阶。登楼眺望,极目街景,也不失为民众游玩的好地方。特别是炎夏,楼洞凉爽,乡民出入在此歇担饮茶。城内居民傍晚散步楼头以纳凉;文化部门还在城楼上设立流动阅览室让人民群众读书看报。后又在城楼上安装消防报警器,成为城关地区的消防报警室。
  1950年,人民政府开始对城区街道进行改造,沿南、北主街道建厂房、住宅楼、商店;对营业铺、店进行全面整修。1956年,开始有计划地对修建的店、铺门面退宽街面(俗称"退街")。为了城内外的交通方便,首先打开了复兴街的一段古城墙,即老北街口至北门外濠的城墙段。这是五十年代拆古城墙的开始。
  可以说,最后见到应城古城墙的完整面貌的时间是1956年。
  1958年冬,拆除了北门城楼及两侧50米的城墙段,炸毁了大南门城洞。
  1973年,打通了东门南边的一段城墙作通道。1975年,打通了杨家台古城墙作通道。1984年,拆除了北门至小北门的一大段城墙、并夷"城"为街(今工农路至建设路口)。
  1985年,应城人民医院扩建,拆除了一大段古城墙。
  1986年,建设古城大道时,挖开了东门,拆除了东门石桥,仅留下40米一段老城墙,作为古迹保存。
  1991年,老城区改造西大街,拆除了西门两侧的一段城墙;1993年,改造解放街,拆除了大南门两侧的一段城墙。
  从1470年筑"城"到1956年开"城"口子,历486年。
  从1470年筑"城"到1970年最后一次"洪水围城",整整500年。
  应城之"城"历500年,其非凡的经历,特有的功能,雄奇的外形,随着一段"城"体的倒下,已成为历史。抚今思昔,尘事的沧桑让人发出这样的感慨:应城之"城"雄伟、壮观,她是动人心魄的古迹;应城之"城"沉稳、雄劲,有高屋建瓴、睥睨四邻的气派;应城之"城"坐落在一马平川的江汉沃土,高墙宽基,质感厚重,方圆连绵八、九百丈,有一统江山的气派;一座座高耸挺拔的城楼,更显壮志凌云之气。
  现在,古城旧貌变新颜,我们行走在宽敞舒展的大街上,徜徉在鳞次栉比的高楼下,偶尔可以寻到零星的几处古城墙遗迹:蒲阳大道沿线,西大街口、人民医院院内、解放街和城南街之间各残存一段;人民公园及复兴巷保存一段;小北街口沿工农路向西南残存一段。我们在为城市建设发展感到欣慰的同时,亦为历史文物古迹的损毁而深感惋惜。

 


注:李怡南,原市博物馆副馆长,本文在撰写的过程中,原市博物馆干部朱冠群提供了大量资科,在此表示感谢。